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阿德雷德

下了車,先坐了shuttle bus去bus station,把行李寄存了,感覺好像行李越來越重的樣子,是缺少鍛煉吧。打算先去看看那間St Peter’s Cathedral,可是走了好久也找不到King William St,只好倒回去Victoria Square 坐 BeeLine。 開始的時候傻乎乎的上了Glenelg,感覺很像18世紀古老的火車,後來發現要打票的,然後馬上又跳下車去。後來覺得傻了,其實可以先照照片再說的。汗。

    Beeline是黃色車身的花俏bus,寫著大大的FREE,很容易認的,如果要去博物館的話就坐CityLoop的99C。

    博物館真的不少東西可以看,最重要的是可以照相,不過不可以開閃光燈。碰上了在裝修,所以沒有照正門。有時候總是覺得自己還是惡俗難改,總是要有照片存證,以滋證明自己曾經到此一遊才甘心的樣子。

    準備走的時候碰上了有一個free tour guide,然後又跟著再看多一遍。不過聽聽導遊說也還是有點不同的,嘻嘻,自己走的時候沒有看見有埃及的展館,這次剛好補上)

    博物館旁邊就是Art Gallery,不過沒有太大興趣,遂離開。對面是David Jones,外牆裝修的極其可愛,是幾片立體的樹葉。可惜沒照照片阿。

    出了博物館,決定走去St Peter,因為來時在路上看見了King William St/Rd, 估計走過去也不會太遠。

    走了一段路,看見遠處有一幢歌德式建築的教堂,想了半天,以為走回到了St. Francis Xiaver教堂,遂往回走。經過Haigh’s Chocalate,買了一包,味道果然不錯,可惜接下來的行程尚多,不然的話,買回去做手信也不錯。

    經過Town Hall,看看不對勁,考慮了半天,又走回頭路,因為我發現剛剛看見的那間就是我想去的St Perter’s 教堂。嗚嗚,是不是年紀大了阿,居然把King William Rd記成了King William St。 汗。(後來證明這個決定沒有錯)。

    教堂是對外開放的,進去裏面,才發現裏面的窗子也很漂亮。整個教堂給人很安寧的感覺。如果要照相,只要去隔壁的商店裏面交2大元,然後拿一張photograph permit就可以在裏面隨意照相了。(again,no flash pls)

    坐在教堂裏面,聽著鋼琴的樂韻,發現心是寧靜的。是不是流浪的人,都能在這裏找到寧靜的港灣?走的時候買了個用教堂基石做的十字架。也是走了出教堂以後,覺得心裏好像還牽掛著些什麼,又往回走了。

    人是不是,註定許多時候,都要在同一條路上來來回回?如果有陰司路,是否也因為人間有著太多的牽掛和留戀,所以才有那麼多千年不散的相思積聚?那一個個躊躇的身影,眷眷不願過忘情川,不願和忘情水,是否,也是因為不忍放下心裏那聲渴望的呼喚?只是,那些一直來回的身影,最終又有多少是真正得償所願的?當他們發現心底牽掛所在的時候,又是否願意捐棄前塵,義無反顧的往回走?而真正往回走的人,回程的風景又是否依舊如昔?

    心越來越迷茫,自己總是在不斷的趕路,城市留下過我的腳印,教堂裏還迴響著我的祈禱,只是夜幕降臨,我又將再次趕路,何時才能找到停泊的地方,何處才是我心的家園?也許,這就是佛所謂的凡塵牽掛太多,六根未淨?

    在haigh’s巧克力的對面有一家叫Qubic的bubble tea,很有個性的一家小店。買了一杯金桔檸檬,坐在窗邊的椅子上,看著路上車來人往,又開始了我的發呆生活。是不是坐在窗邊寫日記的我太奇特?常常發現途人的目光總會有意無意的飄進來,觀察了一下,發現吸引人的是那兩個帥哥店員吧。進來的都是MMs。哎,自尊心有一點點受損,沒想到來了澳洲以後,真的一點行情都沒有了耶。

    Qubic,是否源於丘比特?臨窗的3張椅子,給我坐了以後,估計其他人也不能坐了,呆了一個小時,就一個黑人GG在旁邊呆了一會兒,還好我寫的是中文,諒他也看不懂,我可是瞅著他偷偷的看我在寫什麼東西了。(嘻嘻,捂嘴偷笑)

    感覺Adelaide要比Melbourne好,倒不是因為Mel去過的緣故,只是整個城市的感覺比較好些。總是不太喜歡Mel那種新舊建築夾雜的感覺。而且也許天氣也太冷了一點了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