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閒聊臺釣

今天看了《閑說臺釣》這篇文章,本來覺得“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個人觀點嘛, 總要讓人家說出來。但是,看來看去,總感覺在“閑說”的同時,觀點有些偏頗。所以忍不住,也來“閑說”幾句。

從這幾年大陸釣技發展的狀況看,自從“臺釣”傳入大陸,人們的釣技水準可謂是突飛猛進。翻開前幾年的《中國釣魚》雜誌看一看,大陸和臺灣的每次比賽結果說明了什麼?你再看一看這兩年的比賽,結果又說明了什麼?臺釣的引入可以說是中國釣魚史上的一次革命。短短的幾年間,那麼多的人學習了臺釣,迷戀了臺釣,研究了臺釣,發展了臺釣。現在中國大陸的所謂臺釣已經不是原始意義上的“臺灣釣法”,而是一種在臺釣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和發展的一種全新競技釣法。這種垂釣方法,在競技比賽中目前幾乎是唯一可用的方法,在人們作為休閒垂釣時也被普遍採用、借鑒和吸納。

任何一項技術的產生和發展一定有它的社會背景。臺釣也是一樣;當社會經濟高速發展,城市面積不斷擴大的情況下,能夠進行垂釣的自然水域日益減少;比如在北京,要想到自然水域進行垂釣,開車不跑個百八十公里,你根本找不到理想的釣魚場所。(目前北京最大的三個水庫:密雲、懷柔、官廳都已經禁釣)我想,別的城市恐怕也有同樣的情況。垂釣場所的變化應該是臺釣技術產生和發展的社會根源。如果你喜歡釣魚,又不得不在人工池塘垂釣,你會使用哪種方法?我想,現在大多數臺釣愛好者也都是從玩傳統釣過來的人,他們自然的會去鑒別哪一種方法更科學、更合理、更有效。更能使人過足那把“釣癮”。

傳統的東西就一定是好的嗎?我是一個中年人,基本上是一個傳統主義者。但是傳統並不代表守舊;現在的社會,是一個知識爆炸和技術快速更新的社會;新舊技術的更替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試想現在還有人使用竹制插節杆嗎?恐怕玩玻璃鋼杆的都少了。再看看中國古代的那些垂釣題材的“名畫”、那些印在瓷器上的插圖,那倒是絕對傳統的東西,但是你能說那裏面還有什麼值得借鑒的技術嗎?

合理與不合理是相對的,他必須在同一前提下進行比較才具有實際意義;臺釣技術的應用是有前提的、有範圍的,超過了這個範圍就沒有任何比較的意義。你不能想像在湍急的江水中玩臺釣,更不能把臺釣的方法在海釣中使用。因為它已經超出了臺釣的適用範圍。一個木質的獨輪車可以在山間的小路上運石頭,一頭毛驢可以馱著東西翻山越嶺,但是你絕不能說汽車在運輸方面的性能比不上一架木輪車和一頭毛驢。

要評價一件事情,首先要全面、細緻、深入地瞭解這件事情。不然的話就會出現理解的偏差。《閑說臺釣》中有這樣一段表述:“然而一遇風雨天,水面波浪起伏,浮漂被水流沖得東倒西歪,臺釣頓時失去了它的神奇。按照平時的“調幾釣幾”,浮子總是被浪埋在水裏,而將浮子調到能夠露出水面,感覺又會出奇地鈍。只有在魚吃了死鉤之後,才有動靜,有些時候魚已經拉著杆子跑了,浮漂才一下子沒了。這時候臺釣還不如傳統釣法用起來方便。傳統釣法的底墜或者活墜,這裏就發揮了作用,風浪當中,鉛墜穩沉水底,餌不隨水晃動,有魚咬鉤,浮漂反應明顯,反能頻頻上魚 ”。臺釣真的會像上面說的那樣嗎?豈不知在臺釣基礎上發展的“跑鉛”技術,不要說風浪,就是在流動的水中也能照釣不誤。為了保持浮標的穩定性,臺灣垂釣大使呂景新先生的“鋼腳浮標”應運而生,其穩定性絕不亞於傳統釣法。再有,我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有些時候魚已經拉著杆子跑了,浮漂才一下子沒了。”這句話。臺釣總不會讓魚先咬魚杆,後牽動魚線吧!

還有,《閑說臺釣》中說:有些初學的釣友認為只有臺釣才能“調靈”或“調鈍”,並且這種調整非法(常)深奧,是種誤解。臺釣調漂的方法和傳統釣一樣,道理很簡單。誰都知道,對應一只浮漂,墜子大了,反應就相對遲鈍;墜子小了,反應就相對靈敏。……這與釣手的水準有關,而與釣法無關。傳統釣法不也可以“調靈”和“調鈍”嗎?傳統釣法中調靈、調鈍的辦法,一點也不比臺釣落後。傳統釣高手總結出來的調漂經驗,早已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

以上這段話,本人真的不敢苟同。臺釣與傳統釣最大的區別在於鉛墜的懸空和落底,正因為鉛墜有了懸空,才有了臺釣的“調靈釣靈”、“調靈釣鈍”、“調鈍釣靈”和“調鈍釣鈍”之說;如果鉛墜落底,也就真的只剩下“調靈”和“調鈍”了。這不僅與釣手的水準有關,與垂釣的方法同樣有著緊密的關係。

另外,一只浮標的靈與鈍,也絕不是像上面所說的“誰都知道,對應一只浮漂,墜子大了,反應就相對遲鈍;墜子小了,反應就相對靈敏”。那樣簡單,鉛墜的大小是與浮標的浮力匹配的,與浮標的形狀、材質以及表面處理息息相關。不了解這一點,實際上就沒有真正的瞭解臺釣的精髓。

說起臺釣,其實並不神秘。所謂“神秘”只是對不了解它的人才顯得神秘。當你系統地瞭解了他的整個釣組配置、垂釣方法以及適用餌料後,他給你展示的是一個廣闊的變化空間,臺釣與傳統釣相比,幾乎任何一個環節都有變化的可能而並非是一成不變的固定模式。(篇幅有限,不加贅述)。

先進的東西會被人家稱之為“時髦”,前十年,有誰拿著一個像磚頭一樣的“大哥大”會被認為是時髦;是所謂“大款”的標誌。可是現在,建築工地的打工仔腰間都別著比香煙盒還要小的移動電話;海南島的漁友可以足不出戶的坐在電腦前與哈爾濱朋友討論關於臺釣的問題。這已經不是時髦了。臺釣也是一樣;他不光是競技釣者的唯一選擇,也不僅只是在釣魚比賽中應用。終究有一天,臺釣也會成為“傳統釣”,並被新的釣魚技術所取代。

上面所講的,同樣也只是一家之言,用詞不當或者謬誤之處,還望多加指正。

(本文已被流覽 1172 次)
返回列表